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魔都同事情
魔都同事情
我二十九岁,在广告公司上班,因为还单身,就被公司派到上海支援大陆分公司两年,上海公司有三个台湾人,两女一男,分别是不同业务部门主管,负责不同产业的业务开发,我则是被派过去支援其中一组,主管叫刘琪卉,我都叫她卉姐,她现年三十五岁,未婚,身高160左右,体重约50公斤,脸不大,皮肤又好又白,但又让人有介于熟女及轻熟女OL的感觉,所以实在想像不出她的年龄,个性很开朗,很好相处,但因台湾和大陆的业务各自独立,所以虽然工作上偶而会连络,但还没到上海前不是很熟
  在上海工作半年多,才知道原来卉姐工作很忙,而且工作时间又长,不但假日有空就到公司去,每天下班也都待到快十点才走,也有可能是她一个人在上海,无去可去,才会全心投入工作吧,生活倒是意外的单纯,跟她表现出来的个性不同,也许因为如此,才有喝酒的习惯,虽然她工作上态度及要求都非常的严厉,但私底下不工作时,却是很爱开玩笑,而且什么话都敢说,最记得有次下班后跟几个同事在吃饭,她就当场问了我和另一个男的,男人头发变白了,那下面的毛会不会也变白啊,我听了后突然不知该怎么反应,总觉得她是冲着我问的,因为我有少年白,结果看其他人似乎习以为常的样子,才知道她原来平常就如此,所以之后我也见怪不怪了,她虽然酒量不是很好,但跟她喝过几次,倒都是微醺即止,因此也无所谓失不失态。
  这年冬天,上海连下了几天雪,那天星期五,我、卉姐和他的女助理小雅三个人由杭州赶回到上海,已是晚上十一点多,快入夜了,我和卉姐都住在同一个小区,因为太晚了,所以卉姐就叫她助理住她那,我们就一起到卉姐家,一进门,她一手打开暖气,一边看着我说,这时来点白酒,一定很棒,接着就转头叫小雅去买酒,我拿起外套,边穿边说,“这么晚,又这么冷,我去好了”。
  在小区门口转角,除了买了白酒外,还买了不少下酒的小菜跟零食,当屋子里暖和了,大家围着客厅的茶几,开始边喝边聊天,慢慢的场子也开始热了,身体也回温了,聊天就愈聊愈开了,只是每次一到这个气氛,卉姐总是会聊到男女方面的话题,一下子讲一夜情,一下子又讲3P,一下又问头发变白了,下面会不会白,但她其实每次只要讲到这些事,都在重复这几个问题,而可能是我有少年白,所以她可能只要看到我就会问这事吧,每一次我自己也总觉得她是冲着我问的,卉姐边说动作也不少,一下拉手,一下扯腿,一下拍桌,一下笑弯到我腿上,真是疯狂。
  她穿着高领的紧身毛衣,虽然胸部不大,但衣服整个贴身的包裹她的身体,胸部的曲线极为明显,虽然我以前也曾幻想她自慰过几次了,但现在比较仔细的多看几眼她胸部的曲线后,突然有了性幻想,就在这种念头来回几次后,她的助理小雅,酒量不好,已经倒在地毯上呼呼大睡了,小雅23岁,身高165左右,体重看起来绝对不到50公斤,瘦瘦的所以胸部看起来不小,胸前曲线特别明显,江苏人,大学念大传系毕业没多久,平常打扮还真不手软,眼截毛都可以当扇子,指甲也是各色各款,随着季节,心情做变化,但卉姐对小雅嘴上也是不留情的,总会拿她的打扮开玩笑,好了,话说回来,小雅醉倒后,只剩我和微醺的卉姐,她一样对着我拉拉扯扯,我也持续享受她这样对我,突然一阵子后,她看起似乎很认真,又有点茫的拉着我的手臂,然后脸往前的靠向我问:“你头发白了,那下面的毛会不会也白啊!”
  我一时还真不知如何回答,只是呆呆的坐着,她又好奇不减的再问一次:“说的啦,会不会啊!”
  我开玩笑的说:“你这问题从我来的时候就听你问,这么久了都没人回答你啊!”她突然边笑边抱怨说:“对啊,居然没人能满足我的好奇心,所以只好寄望你了,而且你又有白头发,不问你问谁啊”,说完她很满意的抬起脸笑着。
  接着又马上拉着我,看着我说:“会不会啊!”我突然一股气由腹部上来半开玩笑的回答她说:“不知道,不然你自己看看啊!”她用很俏皮又很贼的样子眯眯笑的回答我:“好啊”因为她刚好坐在我侧边,而且看她的样子似乎玩真的,我也骑虎难下了,边看她边慢慢的解开皮带,看她会不会说,是开玩笑的,结果她一样俏皮的笑着,一付期待的样子,我也只好边笑边解开裤头,我心想,好吧,玩这么大,就露个毛给你看吧,我拉下拉链,然后将内裤慢慢的往下拉,慢慢的从肚脐下开始看到较黑的毛,我又慢慢的拉下内裤,她不时抬起头笑着说:“终于要知道答案了”我将内棒往下放,然后将内裤脱到耻骨那,露出了整个上半部的阴毛,我用两手将内裤往两侧拉开,让上半部的毛全露出来,她一直望着我露出来的阴毛,我却看着她,开始幻想着她,这时她说:“没有白啊!”
  就在她讲出这句话的同时,我的肉棒慢慢硬了,我也打定主意了,我说:“下面一点才有”就在同时,我开始又将内裤往下脱,露出了肉棒的根部,然后我就将整个裤子慢慢脱下,而露出整个肉棒时,我的肉棒在她面前慢慢变硬的翘了起来,她突然有点收起悄皮的笑容,又有点害羞的看着我,她说:
  “你..的好粗喔”我拉着她的手去握住我的肉棒,带着她的手搓着我的肉棒,之后我一手搂着她,一手去抚摸她的胸部,然后吻着舔着她的脸,唇还有舌头,她温热的舌头和灵活的舌尖,游走在我的舌头上及两嘴唇的内侧,还有舌头下方,我们激情的舌吻,她的手也一直搓着我的肉棒,我则已将双手伸进她的衣服里,隔着内衣抚摸她微硬的乳房,我将他的毛衣和卫生衣一次脱下来,露出了一件被我抚摸到凌乱的1/2罩杯的性感内衣,以及一付极尽妩媚又风骚的脸庞。
  我拉下她的内衣,食指按着乳头绕圈圈的抚摸,她的乳头慢慢硬了,她的喘息也愈来愈明显了,这时我起身,她顺手脱下我的裤子,我也同时将上衣服脱去,全裸的坐在沙发上,她则移动身子坐在我两腿间,然后一手轻抚着蛋蛋,一手搓着我的肉棒,看着我说:
  “好久没被男人碰了,真舒服”说完她就张开渴望男人的嘴唇,将我的肉棒慢慢吞进她的嘴里,卉姐的乳房不大,罩杯约B+,乳晕是淡褐色,乳头则是较深一点的褐色,而且乳头没有很凸,感觉不常被吸吮或抚弄,我有时两手往后撑在沙发,挺着下半身,看着卉姐吸吮着我的肉棒,有时我的手会伸去抚摸她的乳房及乳头,感受那柔软的曲线,她则有时左右舔,有时唅进嘴里,有时又用双唇快速的搓着我的肉棒,完全让我感受到她对男人的渴望,我的肉棒跟蛋蛋被她吸吮的又湿又红,我则被她吸吮的有点受不了,所以将她拉起来,顺便脱掉她的裤子,让一丝不挂的她张开腿坐在我腿上,卉姐的小穴早已湿成一片了,用我的肉棒在她小穴口磨擦,然后用眼神示意她看旁边,我们两个在她助理旁就这样全身脱个精光,反而又多一份刺激感,我说:
  “我要让小雅看看,他老板有多骚”我搂着卉姐的腰,用肉棒磨擦他已经湿到泛滥的小穴,将我的肉棒也都沾湿了,我将她的乳头整个用力的吸进嘴里,舔着,咬着,吸吮着,慢慢的她开始由喘息变呻吟,我张开腿,将她身子撑起同时也将她的双腿撑开,然后将肉棒对着她的小穴,让她坐了下来,肉棒才刚进入穴口时,她突然叫了好大一声说:“好粗,有点痛”虽然她的小穴很湿,但才刚插进去时我的龟头,可以感受到她的穴很紧,看来很少男人侵犯过她的神秘地带吧,这念头让我更兴奋,我的肉棒被她的小穴包覆的好紧实,我开始微微往上顶,慢慢的插着她的小穴,她也随着我的一插一抽呻吟着,她的阴道插起来愈来愈滑,愈滑,我也同时加快速度,可能她真的太久没碰男人了,似乎一下子就进入状况,就在我才刚开始正常速度没多久,她整个人突然由呻吟变大叫,然后紧紧抱着我抓着我,我愈插愈快,就在她全身用力抱着我的同时,也伴随着她的嘶叫声,完全顾不得小雅就睡在旁边,极尽本能的叫着,她已经高潮了,之后慢慢的她放松一点,边喘息边低头吻着我,我说:“舒服吗?”
  她说:“好爽”我说:“那就爽下去吧”我边说边抱着转身,我的肉棒完全没离开她的小穴,然后将她放在沙发上躺着,我一脚跪在地上,一脚跪在沙发上,然后将她的右腿挂在我肩上,左腿平放踏在地上,接着肉棒又开始快速的插着卉姐紧实又湿润的小穴,愈插愈用力,我一手拉着她的手,用力的插到最深,插到她的乳房一直前后的晃动着,同时也边插小卉,边转头看着睡在旁边的小雅,更有一种特别的兴奋感,卉姐微张着嘴叫着,那揪着的脸,有时还会微张着眼看我,整个风骚的样子,让我愈插愈兴奋,愈插愈用力,慢慢的开始有要射精的感觉,我说:“我的卉姐,你干起来真爽”
  她边叫边回答:“我也好爽”就在她说完后,我的肉棒开始一胀一缩,我说:“我要射你的骚穴了”这时小卉也开始急促的大叫,我的第一波精液冲了出来,快速的射进小卉的阴道,接着开始一连串射精,同时伴随着我们两个的叫声,慢慢的我愈插愈慢,精液也愈射愈少,我的肉棒停留在她的小穴软下来,我抚摸她的小腹乳房还有身体的每个部位,她的手搭在我的手上,任由我抚摸她,之后我抱着她进她房间的浴室,在淋浴间里,温暖的水珠穿透我们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每一寸肌肤,一阵冲洗后,我们边淋着水边抚摸,这才仔细一看,卉姐全身的皮肤很好,而且也很白,我:“你的身体好骚”她说:“你来上海半年还没上过女人吧”我:
  “对啊,但你应该更久没被男人上了吧”她说:“你管我,怎么样,姐姐上起来的感觉如何”我:“很爽,因为你好紧,夹的弟弟我真受不了,你应该不常用吧”她说:“去你的,那你就....让姐姐妹妹两个多用用吧”她边说,边抚摸我已经又勃起的阴茎,我也抚摸着她那湿黏骚穴,将中指插进她的穴里,整个阴道好湿黏,我手指边插着她的小穴说:“卉姐这么想要男人啊”她边喘息边说:“对啊,想再被你插”
  我说:“我已经在插了啊”
  她边搓着我的肉棒说:“我想你用阴茎插我”她一说完,我抬起她的一腿,将她身体靠着墙,然后我微曲一下双腿,再往上站时,已将肉棒完全插进她的小穴里,说是小穴真没错,第二次再插进去,依然感觉到很紧实,跟第一次一样,完全紧实的包覆着我的肉棒,我马上就正常的抽插着她的骚穴,她的人也随着我的抽插微微上下起伏,开始叫了起来,我愈插愈快,她愈叫愈急促,我说:“卉姐,喜欢被我干吗”她边叫边说:
  “喜欢你干我,好爽”我愈插愈快,她似乎又快要高潮似的,我每一次插的更深,我说:“卉姐,你真是骚货”她说:“啊~干我,污辱我”我更加快的插她的穴说:“卉姐你真欠干,干你,干你...”
  她又慢慢开始全身用力,嘶吼的叫着,整个将我的身体紧紧的抱着,我同时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肉棒一直用力冲撞她的小穴,在一阵高潮的叫吼声后,两个人身体完全贴紧,我仍然没停下来两手扶着她的屁股,肉棒一直朝着她的小穴插,虽然知道她的高潮结束了,但我的高潮还没来,我完全没有停的意思,一直插她,她也一直叫着说:“啊~好爽~好爽~受不了了~啊~”
  我抱着她到浴室的洗手平台上,让她身子趴在平台上,然后一手扶起她的下巴,在镜子里看着她,然后一手勾起她的右腿,肉棒则磨蹭着她的两个屁股中间,我用着很煽情的口气说:“卉姐,屁股抬高让小弟享受一下”然后我从后面将肉棒又慢慢的插进卉姐的小穴,在插进去的过程中,只见她露出各种揪在一起的表情,似乎又忘情又舒服的样子呻吟着,我开始有节奏的抽插,她叫持续叫着,我扶着她的肩膀及头,让她从镜子里看着我干她的样子及她自己的表情,我:“你看,你现在被干的样子更骚了”她边呻吟边说:
  “你好坏,我喜欢”接着肉棒开始用力冲撞她的小穴,卉姐被我插到整个脸都贴在镜子上,整个人也前后的晃动着,我拉着她的手及肩膀说:
  “干你骚货”她说:“啊~干我~快干我~啊~”我用尽所有的腰力,肉棒完全无保留的冲撞她的小穴,这时卉姐的叫声变大了,我维持抽插的速度,并同时抚摸她的乳头,希望再听到卉姐高潮的嘶叫声,就在卉姐开始嘶吼的同时,我的肉棒又开始一胀一缩了,接着整个精液又射进这骚穴里,混着我们两个的淫液,用力的插着她的小穴。
  我们两个同时都趴在洗手台上,似乎力气用尽的样子,从镜子里看起来好煽情,我们又回到淋浴间再互相冲洗后,走出浴室回到房间,她递一根烟给我,我接过烟来我:“我去把外面的衣服拿进来”她抽着烟同时点头的靠在床边,我光着身子走到客厅,才想到小雅还睡在客厅,刚刚我们几乎都忘了她的存在,所以连进浴室时,也没把房间关上,再加上卉姐那嘶叫声,还好小雅睡死了,我坐在沙发上边慢慢拿起地上的衣服,边抽着烟看着小雅诱人的睡姿,虽然肉棒现在太累了还没硬,但也满享受这种感觉,回到房间,我抱抱亲亲卉姐,我:“酒该醒了吧”
  她说:“被你这样操,更醉了”我:“哈,还想再来吗?”她点点头然后伸出手作势要抱抱,我过去搂着她说:“放心,有的是机会,我要先走了,不然小雅醒了会被撞见”在同一家公司,这种事最好不要被发现,她说:“好吧,你自己出去,小心一点”我穿好衣服,走出客厅,边拿着我的包包,两眼还不忘多看着熟睡中的小雅几眼,我总忘不了之前很热时,在公司看到小雅穿着短裙时,那双修长的美腿,瘦而有肉,再加上她那青春的肉体,一直都在脑海中。
  过了两天的假期,星期一上班时,走在往公司楼层的走廊上,远方走来一个穿着紧身牛仔裤,外面套着一件连身到小腿的羽绒衣,近一点看打了声招呼,原来是小雅,跟她打了招呼后,错身而过,心中有种怪怪的感觉,总觉得那晚跟卉姐的事她都知道,应该是作贼心虚吧,哈。
  【完】